销售热线:4000068288  13700665007

吴伟:青岛市城市色彩规划

 

吴伟:青岛市城市色彩规划

演讲人:吴伟

(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世界华人建筑师协会(WACA)城市特色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)

 

尊敬的两位会长、张楠秘书长,家华总裁,还有主持人,我们今天的这个项目,枪口还在冒青烟。跟我们今天的主题不太切合。

 

关于色彩的规划,青岛市30多年来做了十几个建筑,做了又否决、否决了又做,做了不行又做了,反反复复过程中最后我们中标的时候,领导出来说,说实在你尽管中标了,但是我们青海色彩,不比上海的差。我们要好好做,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带着各种各样的争议性、探讨性的问题过来。

 

第二个问题,色彩规划在全世界真正做色彩规划的城市很多,中国比例比较高的,在国外不多,到底能干什么?会不会反而适得其反,从文化角度来讲都有一些问题。景观法颁布以后,2005年实施,我们又没有推进的依据。在技术上、技术上,包括实施的依据上都提了问题,再加上我本人在施工图上做的,因为没有足够的经验,在这个过程中在不断地推进。我们碰到的第一个问题,色彩这么大一个城市,我们进行研究以后,实际上把复杂的情况进行推理。这么大的片区,哪怕是一种颜色或者几种吗?第三个问题,如果换成材料,不同的颜色会有不同的效果,在这个时候不顾面积的情况下,强推一种色彩,面对这么多复杂性的问题,这么大的面积我们如何做,所以我们还得硬着头皮去做,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参照了东京,我们对照发现实际上,突出这个效率,因为我们没有法定依据。另外技术手段,包括管理水平、设计水平材料等等,外部环境支持一系列。第四问题,种群问题,我们跟日本不一样,我们是民族比较开放的状况下,它是非常的多元,因此还需要增加各种组合的模式,就是一种观念或者几种观念都是不够用的等等,由于时间的关系把主要的过程阶段跟大家共享报告一下。

 

首先,色彩组合关系指任义两种色彩在色相互一,明组和纯度三个因素上的相互关系,但是我们要控制住这种组合差距太大,所以从色彩学的角度来讲,出现了色相,本身的对比,一栋楼的关系跟旁边一栋是什么关系?是对比的关系。另外一个是明度,同样的是对比。按照这个色彩的三个眼色,对我们想研究的内容和推动的观点结合。

 

另外一个问题是空间距离色差,把中距、远距、微距我们发现在这种色彩过程中,误差有60%的误差。换句话说,我们指定的某种颜色是这种颜色,但是在实际上不一样。再加上材料的材质,光照的影响等等因素,所以在空间距离导致了多样性。另外色彩的标准,设计出来时候是否可以往前推是一个问题,实际上真正能控制的,有控制力的,实际上是刚性的指标,还有就是色彩,其他的东西它没法控制,所以政府是希望控制好色彩的,跟开发商的利益没多大的冲突。用启示的方式来激发设计师的想象力。管理行为审查也不是一样的,这是一个复杂的结构,梳理清楚以后,按照不同的职能进行条文的协作,否则很难实施。

 

对这些问题的反思也好,我们自己内部的否决也好,在不断的跟社会交流,慢慢形成一种的规划。从定位来看,从色彩定位,转向了最后实际上是一个永久定位。就是说我们色彩最终只是一个手段,它通过跟其他因素加在一起,实际上是一种同老艺术,也许色彩需要印象,可能它只是几平方米,但是我们几千平方米不可能这样利用。在这个动态的过程中,这些不变的,也许一百年两百年都不变的,从这个倒退过来看,这是一个问题的焦点。

 

看一下,青岛市城市色彩构成,青岛市自然地域色谱,以及当地民居的材料反映出来的色彩,以及现在在当代条件下做的被认为是好,这里我们用了一个特殊的方法,折腾的比较厉害,请当地的美术家协会,后来选代表青岛的好的、特色的建筑,他们不能代替老百姓,因为首先由老百姓来看什么是好的的,艺术家很敏感。然后再让规划设计师做检讨,另外再由设计院的设计师来挑,最后挑出了37栋。这个背后的价值观的趋向,它是全新的东西,我们表面上看上是在做色彩,实际上是一个整体的一点。我们推荐某种色彩的时候,其实是整体,单个的推进是有风险的。尤其在青岛的地形,基本上都是两三个,乍眼看不好,远处看很好。

 

这个色彩是在相应的这栋楼的条件下,如果离开这些距离尺度,这些色彩就有问题了。最后形成了这个色彩,集中这个色彩。和日本东京进行对比,认为他们更加保守。而我们选出的建筑和地方的建筑,实际上已经超出了日本的色彩,最后我们没有选择这条参照的道路,我们进行了实地的参照。

 

第二个是分区管理,通过总规和国民经济发展规划,最后形成16个片区的细分,每个片区相对有一个经济发展目标,以及将来发展的预期和可能的地理关系,不同的分区形成同一个方向,但是不是同一个色彩,色彩规划一定要提供色彩。都是美术家来做色彩规划,这里面实际到从心理情绪来看,几个分区达到的整体效果是什么?这个需要整体规划,它是形成一个有机的分享,是一个婚礼、还是葬礼、还是田园?这个气氛不一样。

 

在这个框架内,我们反过来看,落到色彩,结构的组合出现了几十种,我们最后形成了15种相对比较合适的,复合城市特点的几种组合。这种组合进一步研究,这是一种纯色彩的大组合、力学上的组合。比如说是这种民众的气氛的组合,可能的几种颜色,它是一种组合,在这样几种气氛当中,这几种形成一种有机关系,最后形成一种趋势,就是我们色彩规划要做背后的一种趋势,是一种基本结构,而不是框定它的结构。

 

另外作为具体的,而不是单个分区,上面是东京的色彩,这个是自然青岛的绿色氛围,以及传统建筑37个专家评出来的高层建筑,住宅等主要建筑类型,它这个色彩是有区别的,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对比,但是实际上是一定尺度的高度。把这几个色泽融合起来,区分等级的色彩推荐,而不是单一的某种色彩的推进。并不是说若干区,十三个分区就分成十三个不同的色彩组合,而组群和组群之间是需要区分的,这是青海需要的。从管理角度来看,需要有一个的分区的区分。

 

就单个的分项来讲,我们看这里面的色彩是比较多的,里面有一些的自然色,分区色可以进行选择,不做整体的规定。以及色彩的结构,就是我们一栋楼建了,不管好不好看,要与旁边的那栋楼协调。所以这个示范楼和当地色彩结构是要相结合的。这个逐个逐个分区,不过度的控制,但是有机的方向逐步的进行区分,把这个城市进行分区。这是方向型的,真正落到实处的还是一个结点,局部性的。

 

这里做了三个样品,其中一个他们有一个分区,132公里,以一个蓝色作为依托,形成一个中国海洋经济的中心,蓝色硅谷。这个颜色如何做?但是市长、书记不满足于随便做,要有一个区分。做了试探,从试探的一个探索情况来看,还是有这种可能性。比如说在这个详规、控规设计的基础上,在层高密度、建筑密集,在大关系确定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大致模拟,这个色彩规定最好,但是它不会太长,特别是楼跟楼、十几栋楼不知道,谁先谁后,大家可以有一个大的方向。在这个前提下再做各自的设计,这样设计师就在一个主旋律上进行各个分区的设计。

 

另外一个啤酒城的设计,这个片区种这几栋楼大部分是国内现有的,其中有一栋是本地的,其他的是国外的,你可以用相似法推算隔壁的楼应该是什么颜色,可以提供便利的可操作性,颜色最新的是北京和天津。

 

第三个片区,这是新的刚刚完成的,我朋友用手机发过来的地说是一个城的设计,一条轴、一个点,色彩如何做?作为山海番都生态城,能够把生态示范表达出来,建筑是一个机理,是不一样的,色彩不一样是一种。最后形成一种片区是一种特色,给建筑师一种启示性的作用。让大家知道,在没有这栋楼之下,这个片区做成这样的可以支持,形成一种创造的多元的参与性,但是不是一点都没有方向。这个主要是提供政府进行指导,片区的建设。

 

我们在这里还是比较谨慎,希望在范围内这样做,要找到一个点,在这个点之内、在范围之内如何做?在这个点之外需要找到一个协调点,按照低层度来做,太过分的保守也会出现一些问题。所以这个点不是一片,绝对也不是几平方公里。最终评审会上的专家,他们建设部来的,原来的老副会长,还有美协、建筑协会的,还有当地老总,最后的结果,枪很多、火线很多,但是最后当然没打到我们的身上,这些设计师又是官员,最后他们形成一致的意见,认为这个色彩规划在全国范围内具有示范意义,这个方案最终通过。

 

最后,这个结论就提出来,也是写给政府看的“结合市区各片区控制性详细规划的编制及调整进程,逐步将色彩规划要求纳入控制性详细规划编制内容中,进一步提高建筑色彩控制的法定地位,使城市色彩规划控制落到实处。”!

 

我的介绍完毕,谢谢大家!

 

(文字系演讲速记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微信扫一扫
获得更多内容

内容详情

作者: 本站原创
来源: www.uglass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