销售热线:4000068288  13700665007

〖设计与材料主题研讨之一〗:绿色材料与绿色建筑

 

〖设计与材料主题研讨之一〗:绿色材料与绿色建筑

主持人(沈埃迪):我们开始第一个研讨环节,“绿色材料与绿色建筑”案例。

主持人:沈埃迪

(世界华人建筑师协会(WACA)副会长、(香港)城设建筑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主持人)

 

我先开个头,请大家花几分钟发表一下绿色材料与绿色建筑的看法,或者我作为主持来发问,我想问一下李主任,刚才你做了精彩的介绍,特别是清华的例子。这个主题是建筑,你介绍得很详细,基本上在建筑的美观方面是如果选材的?比如清华大学的实验室的建筑,在里面加入了一些什么样的绿色建筑的问题?

 

研讨嘉宾:李亦农

(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6A8工作室主任/主持建筑师)

 

我比较实在地介绍一下学校的建筑,虽然是清华大学的,综合成本非常低,我们路上还跟王老师、万老师一起聊绿色建筑。我觉得绿色建筑应该是实惠、实用的,包括材料。我理解的是,被动式的节能、特色,我没有仔细地介绍清华实验楼,这个南北楼,因为航天航空学院比较紧张,被全占了。南楼是这样的,里面有很多港澳台的教授,带一个团队进去展空间,两年、三年就要撤出了,这对要求是可持续性。所以平面是模块是有要求的,左边那个可以分为两间,为出口这些都预留好了。还有清华的一些老建筑,它的空间高大,对空气的流量和稳定,不是很专业,但是因为低矮的空间,它依托空间就要好很多。我们利用一些不太常用的技术,楼板是夹心楼板,我们把能够预埋的都预埋了,这样夏天可以很好地通风,还有可以减少空调的使用,体现了节能。我觉得这个实验楼可朴朴素素的。虽然不能主动做些什么。这是一个。

 

而且包括它的转角玻璃,我们朝西看,是面向西山,这是我们被动地做的一些环境方面的选择。还有楼板,这也是我们认为的契合学校气质。还有厕所等的通风设计这些都有考虑。还有侧面,我们做的是爬山虎,让它爬到院里去,爬上去以后夏天就感觉很阴凉、很舒适,包括用树,我们学校是用银杏树,这是一些很小的动作,来实现绿色。

 

主持人(沈埃迪):赵先生,你做了很多的建筑,你觉得在改造方面,有一些什么特色的呢?

 

研讨嘉宾:赵崇新

(世界华人建筑师协会(WACA)常务理事/上海睿牛建筑规划事物有限公司(RENEW A+P)主持人/总建筑师/艺术总监)


这个话题其实挺大的,关于绿色建筑,跟甲方讲这些事情的时候,我们是这样讲的,这样做完以后建造的成本不是很高,运行的成本也不低,这是第二。这样一讲他们就愿意尝试。但是一些新的技术在实际落地的阶段,真正的是不是节约成本很难控制,我认为建筑一个是对资源的减排,第二是运行成本,这是一个标准。但是对改造和新建的做了改造建筑以后,会发现一个问题,逐步逐步地我觉得自己的美学丧失了,我觉得看到什么都可以看过去,没有不好看的。而且适当地改风格行,对于城市改造,最核心的就是,与其改建筑还不如把其他的问题解决一下。现在的汽车时代,如何把小区里面做好足够地停车场。第二是建筑设计平台化,功能性大部分的建筑都是为1.7米高度的人服务的,不一定有非常大的空间,我既可以做办公,也可以做居住。如果建筑变成一个比较平台化的东西,里面住的什么人、或者工作、生活的时候,他的可持续发展的空间可能性更大。我觉得,建筑本身是最不绿色的一件事情,因为花了大量的财力、物力做这件事情,建起来了感受不好,那是不行的,很多绿色的行为,在老百姓、农民的眼里,我们可以看到很多,从厕所的发展进程、冷暖气等等,还有体育场所这些,其实都有很多的发展。我就说这些。

 

研讨嘉宾:刘飞

(北京博地澜屋建筑规划设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)

 

关于绿色建筑,我觉得作为建筑行业和建筑师其实比较被动,因为对于本行业没有反复的手段,只有有效地选择,比如说选择用U型玻璃等等,我觉得我们的理解,就是如何建材对于绿色建筑特性的影响,我就简单分享几个方面:

 

一是整个建材影响整个建筑的生态足迹,所谓的“生态足迹”,说通俗点就是“建筑的前世、今生和未来”,这个建筑虽然性能比较好,但是建材在生产、建造过程中,它的碳排、污染指标是多少?我们做这个的时候,欧盟会要求所有的间错有一个EDP,环境保护中会很好地描述建材产品的生命周期内的生态足迹。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。

 

二是建材会因为我们建筑室内的舒适环境和居住环境,因为我们绿色建在很多都关注这个盲从地就不多说了。

 

三是在很多的建筑建材系统里面,比较关注的是造价问题,其实聘雇一个绿色建筑,花多大的成本和代价,能够得到绿色建筑的指标。但是我们现在很难有效地评估手段,所以刚才有教授也说了,很朴素的绿色建筑才是有效地绿色建筑,用在建材上也是同样的道理。所以说建材的成本对绿色建筑的增量成本影响是非常重要的。

 

还有一点是建材会影响到我们整个建筑的循环线,就像C2C,如何改善绿色建筑,当然这个问题非常难,我们现在的绝大多数建筑都是难以循环的。就像你说的,我们只能,对于现阶段这样的状况我们要如何做一点坏事,最后整个从偏远的角度讲,建材对能耗、对物理特性有很啊的影响。刚才温总谈得非常好,这个卷点头一次听说,但是很有道理,把空气、水、风都纳入到这个环境,我们整个建筑的物理特性如何来维持外部的特性,来处理污水和垃圾。这些都融入。

 

研讨嘉宾:王珂

(云南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/总建筑师)

 

我是云南的建筑师,我做一下工作中遇到的跟节能建材有关系的三件事情。第一是跟世博会有关系,那时候我设计了科技馆,当时使用U型玻璃的时候很被动,指挥部提出要改,很被动。现在来看很多设计对U型玻璃的设计,建筑师主动地考虑会做出很多精彩的U型玻璃造型。

 

第二个是2004年我们院跟国际组织基金部援助云南的一个项目,对云南的生态项目进行研究,派了一个荷兰建筑师,这个建筑师在欧盟也获得了生态建筑的大奖,带着作了三个课题的言,一个是西双版纳的酒店生态的设计,另外一个是红河州蒙自的民居住宅,第三个项目是云南红河州的屏边小学的校舍。这三个项目前三个是方案阶段,第三个是投资资金建造,第三个项目是结合气候、用材、包括太阳能、光伏、还有通风这些都考虑在内。最后一个是小学,除了在设计方案在地形地貌充分地利用以外,还要把竹子用进来,把竹子复合材料用做木结构,代替木结构来做。设计的时候遇到了困难,一个是我们设计师缺乏相应的力学指标,只能从江浙一带引进厂家来做,缺乏相应的力学指标,国家也不承认。最后做下来以后用一匹梁做的,最后都用其他的代替。

 

第三个是材料,我们院现在正在主持西双版纳勐海,我们自己是业主,开发西双版纳的景珍避暑山庄,我们当地有一种数目,用相交树的籽与一些有机材料组合,压成板材,做成地面、墙面,现在正在推广。

 

研讨嘉宾:曹良红

(云南工程勘察设计院总建筑师)

 

目前我觉得因为今天谈的是绿色建筑材料,我觉得从目前来说,做建筑绿色这块是很昂贵的,这是几个方面,从开发商的认知程度,还有对材料的可选,上面了解得很少,我们老祖宗总结了一些东西,包括材料、方法,在现实中的运用,也有很大的改变,我们在继承的事上,选择的不是很,今天沈老师也说了,从绿色的指标,包括上次到台湾学习,对种植植物的种植,绿色植物对建筑的贡献很大。但是由于我们现在集中尽力搞建设,很多东西尽量把绿地面做得尽量少,反过来确实像王老师说的我们是在搞破坏,在这样的程度下,我们如何基于现在的知识规划和材料,把这个破坏降到最低点。赵总也说了,上次九成改造,我们国家现在20年了,经常在报告建筑质量,以后可能建筑改造的量可能很大,基于现在成型的东西,如何利用起来,这是一个共性。

 

另外一个,我们多了解建材的知识,把建材和建筑功能结合起来,把建筑功能的实用性扩大,不要局限在一个方面,这样对环境和子孙才有交代。

 

研讨嘉宾:鲁一平

(世界华人建筑师协会(WACA)资深会员/北京世纪千府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建筑一所总经理)

 

首先我有一个感觉,就是绿建提上来,在需求当中是一个奢侈的要求。按道理,绿色原本就是绿色的,因为破坏了绿色变得不绿了。这有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可以想一下,我们的祖先、我们的先辈,他们生活在农村,他们所盖的房子,现在看是绿色的。如果看我们现在的绿色指标是满足要求的。所以我们整个做绿建,我们要向先辈学习,如何正确地运用好材料地如何建筑、如何建才会舒服、舒适,这样在传统的民居或者是老建筑中,它的建筑没有很多奢侈的装饰和设备来改善环境。这样可以创造一个很舒适的空间。所以我们要向传统学习,才能把绿建做好,这样才能真正体会到绿建的含义。如果我们用技术手段来实现绿色,这是一个相反的反作用,在材料上要重复利用。比如说玻璃碎了再做成玻璃,这也是绿色的。老沈老师说的,从“摇篮到摇篮”的过程,所有的功能完了以后不要成为垃圾,把其他的功能发挥出来做进行服务。

 

研讨嘉宾:崔厚寅

(云南家华新型墙体玻璃有限公司总工、U型玻璃权威技术专家)

 

今天下午听了专家们的介绍,我觉得对我们来说受益匪浅,是一个学习的过程。这个题目比较大,绿色材料,绿色建筑,我做了40年的材料,是不是绿色的,我今天都没有弄清楚。就绿色来讲,现在是比较时髦的,但是实际上它有很深的内涵。就我们现在的社会来讲,我觉得应该有一个比较统一的评价体系,我们国家也应该把它规范起来。归纳起来是这样几句话“节约资源、保护环境、与自然和谐共生、可持续发展”。台湾的沈先生也说了,台湾提出“生态、节能、减废、健康”,从层面上来讲,也差不多。特别是讲了几个问题,现代木结构,刚才我也在想,以前古时候的木头建的建筑是不是就是绿色的?木材经过处理以后,如果用原生木材建房子,未必理想。把大树砍了做建筑,不好。他刚才讲的木材是经过处理的,划成小块、利用树木的种子等,其实玻璃也是可以往往结构性方向发展,可以做成梁、柱的,这是玻璃的下一步发展,现在已经开始利用了。玻璃做成梁、做成柱子也可以承受很大的力。

 

李教授在演讲中也说了,采用通透的材料和半通透的材料,是如何运用的,这个处理也是我们非常想得到推广的。吴教授更提出来这个城市的颜色、城市的色彩,我就想这个U型玻璃的颜色也要跟着变吗?玻璃是什么样的色彩?本身就是一个冷色调,而且从质感上讲也不饱满。我们回想一下,玻璃幕墙一开始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冷色的,绿色、茶色,最后李教授就采用玻璃本色,没有经过处理的色彩,至少我们为城市的色彩做好准备。

 

对普通玻璃来讲,本身不是一个低耗能的、或者是节能的材料,今天大的说不清楚,我说U型玻璃就是绿色材料,运用U型玻璃的建筑就有可能满足绿色建筑的要求,使用了U型玻璃这个建筑就是绿色,这话不敢说,但是你起码具备了。因为普通玻璃的系数是非常不令人满意的,每公斤玻璃液的耗能是非常大的,每公斤的玻璃液是4公斤的耗能,至今为止把玻璃的单耗,每公斤的耗能降下来依然是一个艰巨的目标。玻璃的表面光滑系数,是绿化系数的3倍,从这个上来讲,玻璃吸收的热量75%传到室外,25%传到室内。所以玻璃必须要脱胎换骨,赶上时代的发展,因此我前面讲的是普通玻璃。现在的玻璃已经好很多了。

 

为什么说U型玻璃是绿色材料?从工业生态的角度看,玻璃是一种理想的材料,它可以百分之百的回收,在废旧材料的回收中玻璃的回收领先于其他的材料,玻璃的回收再利用,今天有的专家说了,可以从“摇篮到摇篮”的过程。西方国家玻璃的回收率已经是85%以上,利用废玻璃可以节省能源,可以减慢矿山的开采过程。我们对U型玻璃的运用率已经达到75%以上,从这个程度讲,U型玻璃是绿色材料。在U型玻璃的双层空间中,采取建膜在这个2-2.6之间范围内,建筑师会选用。所以归纳起来U型玻璃是绿色材料,U型玻璃是绿色建材,采用U型玻璃的建筑是有条件满足绿色建筑要求的材料。谢谢大家!

主持人(沈埃迪):崔老师你真是玻璃的专家,要是时间允许,我们想请问一下王会长,利用木材作为建材,你有什么意见发表一下?

发言嘉宾:王兴田

(世界华人建筑师协会(WACA)副会长、日兴设计•上海兴田建筑工城设计事务所总经理总建筑师)

 

我们这次PPT,因为木材就是对生态的运用,在学习中以后发现观点错了,它相对于哲学的概念,我们要看待一个建材是不是环保,要从它对整个的资源,我们叫可持续,森林的可持续资源的循环,森林资源不去用,当它自然毁灭的时候排放的二氧化碳更多。就是它在最旺盛的时期,给人类的生存把它的价值发挥到最大,让发达国家使森林的木材大量地用于我们的生活中,这实际就是可持续的概念。并且运用这些概念的时候,钢筋和木构在整个开采、运输、成材、加工,最后落实到建材使用中,在生命期内解体,整个计算下来,比有很大的优势,对自然环境是有很好的优势的。我印象中是钢材、混凝土的材料1/10的概念,在这样一个生命周期里看建筑材料,当木材有传统木材和新型木材,用新型木材和传统又有一个比较优势,所以在一些发达国家,森林资源他们研究出来的成果对我们仍然适用。我们国家对森林的管理,包括对针叶林的管理,阔叶林可以用,但是对于针叶林的有效、可持续开采是非常严格的。加拿大的立法就在推进这项运动,可以推荐中国借鉴。

 

关于造价,我们木构的造价,它的造价整个完成以后,不需要内装、也不需要外装,它本身就是一种人和木的亲近的情感的体现,这是它的座右铭。同时在可持续发展过程中,对我们也是一种颠覆性的改变,我们也要找准这些事情的做法,我们现在做这个的过程中,额外的一些经验,国外的案例在开发当中、民众当中也是可以推广的。这是非常的有效、生态的一种材料。

 

发言嘉宾:周毅

(重庆大学城市科技学院建筑学院院长/重庆同合建筑设计事务所/总建筑师)

 

今天听了几位专家的发言以后,我很有感触,刚好这几天我看到一些咨询,刚好和我们的绿建有关以所以也点感受,跟大家分享一下。前几天我看中央10台科教节目,里面讲到地球形成的过程中,其中一段时期大量的木材堆积,那个时候地球还没有出现腐烂,因此有大量的碳,所以是一个有利于炭生长的环境,这样就产生了煤炭。因为这些菌群的产生,才有了地球的进一步进化、才有了今天。所以他说了一个问题,从宇宙的角度看,任何事物的发展是有一个过程的,从生到死的过程。我们做建筑的时候,没有想到过建筑会死,起码现在很多人没有想到这点,但是其实它是有生命周期的。从老祖宗的观点看,他就阐述对很清楚,在这种哲学思想的指导下,我们的中国的建筑从开始到现在,经历了一个不知道是进步还是落后的过程,从技术上可能是进步了,但是从观念上肯定是退步了。我们把这个放宽看,宇宙就要毁灭,这是一个过程。

 

包括现在说的绿色建筑,是人类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阶段而已,如此而已。其实它很渺小,这些东西很渺小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正是因为文明的进步,可能会对人类的生存,造成了危害,这个阶段中大家也看到,这个东西是太微不足道了,我们应该要回到哲学的角度上看这个问题,生老病死是一个很正常的过程。我们的老祖宗最后也是归还于自然,发展到今天,就是想把这些建筑的时间延长一些。我跟我们工作室的一个意大利的设计师交换意见,他们说他们不喜欢罗马,这些建筑已经看烦了,住在里面很不舒服,只是以后历史这些,他们还要保留,外面的人很喜欢,但是当地的人其实根本不喜欢,随着时代的发展建筑的使命也不一样了。

 

所以我们要研究这些,如何使建筑对自然的环境破坏少一些。还有一个专题纪录片,讲的是一个核电站,核电站爆发以后,到现在20多年过去了,树木不会腐烂,回到原始阶段了,因为人类的文明带来了环境的倒退。因为这个地方没有菌群,它没有被腐烂,所以这些就被保留下来了。我们的发展要如何走?我们现在使用的钢筋混凝土、塑料如何降解?这些都是要解决的问题,人类的技术达到了,这些就解决了。如果达不到,就要来一次炼狱,就全部解决了。

 

主持人(沈埃迪):我听了各位专家和老师发表的意见之后,我觉得我们身为建筑师,基本上对绿色环境,非常关注。到底我们建筑师所创造出来的建筑物是现在地球上碳排放和耗能,我有看到是80%的数据、也有40%的数据,这个力度没有长高的地方比例会高一点,建筑物是占到这样的比例。所以值得我们关注这些问题,崔总讲得很好,我非常同意,U型玻璃是非常绿色、环保的材料。其实吴总也讲了,其实这个材料不是很复杂,其实可以很简单、很基本,可以是一个农家的房子、可以很环保、很绿色。主要是看我们如何利用建材的材料,这是很重要的。

 

绿建,增加了建造成本,我自己有一点想法,我抛出来,可能没有时间讨论,但是可以思考,我在香港得到一些数据,或者是一些国际性的教授来讲课,他们就把一个建筑物的绿色部分的建造费大概放在2-4%的范围,我自己研究过香港的医疗建筑,它的耗能比是7-8%的范围,香港政府现在正在推低耗能、低碳的建筑,所以政府的建筑要满足低耗能、低碳的建筑。香港有一个规定,你做任何的设计,不得超过总建造费的9%,香港政府放了这样一个上线。这些数据你听起来可能很多很多会有误解,做绿色建筑可能很贵很贵,其实不是,其实只是2-9%的范围。

 

谢谢!

 

(文字系现场速记,未经嘉宾整理。)

 

 

 

 

 

微信扫一扫
获得更多内容

内容详情

作者: 本站原创
来源: www.uglass.cn